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香港免费资料 > 【戏曲欣赏】京剧经典:397让徐州

http://rmd-media.com/rxz/236.html

【戏曲欣赏】京剧经典:397让徐州

时间:2019-08-22 22:57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雨中笠翁 接待惠临

  :397《让徐州》【剧情】次要脚色陶谦:外刘备:老生糜竺:末

  汉末建安(献帝年号)之世,群雄比赛。凡太守刺史,各据州郡,强存弱肉,互相并吞,朝廷之政教呼吁,弃等弁髦。曹操强迁献帝于许都,挟皇帝以令诸候,势力最大。稍不如意,动辄临之以兵,无敢与抗衡者也。徐州太守陶谦,实乱世之良臣,非乱世之能臣,自知处于和平旋涡之中,恐孤立者之不足以保留,意欲高攀曹操,引为奥援。曹操父曹嵩,闲住在琅琊郡,曹操遣人迎养,曹嵩挈带家属就道。颠末徐州。陶谦致敬尽礼,特差都尉张闿护送。张闿本黄巾余党,盗心未改,更半路,尽杀曹嵩全家,取其财物而逸。曹操闻信怒甚,认为陶谦指使。悉起大军攻夺徐州,声言得城后,尽行屠戳苍生,以雪父仇。陶谦命人请北海太守孔融、青州刺史田楷两处戎马赴援。孔融代为招致平原令刘备同来。陶谦见刘备器宇轩昂,局度宽厚,即取徐州牌印授刘备。刘备不受,致书于曹操以乞降。曹操因吕布之袭兖州,急欲回兵,允刘备所请。陶谦设酒筵庆功,复以牌印相让,刘备仍却之。陶谦留刘备在小沛屯军,以成犄角为徐州保障。后陶谦病危,邀刘备至署,将牌印亲手交付,刘备再欲辞让,而陶谦已断气矣。刘备遂摄行州事,抚辑军民。

  (陶谦上。)

  陶谦(引子)坐镇徐州,为国度,日夜忧虑。(念)愤恨张闿杀曹嵩,曹操悲怨起雄兵。二心要把徐州灭,多亏刘备暗补救。(白)老汉姓陶名谦,字恭祖,镇守徐州。只因曹操之父曹嵩从此颠末,是老汉派定张闿,率领五百军士,护送他的家眷。那张闿,他本是黄巾之党,归降我的帐下,谁想他行至半途,陡起不良之意,将曹嵩家眷四十余口尽行杀却,劫脱行李而逃。曹操闻听大怒,他就赖在老汉的身上,道我成心害他的满门,点动听马,要将徐州苍生尽行诛戳。是老汉邀请北海太守孔融、青州太守田楷、平原令刘备等前来助战。且喜刘备致书于曹操,洗白老汉的冤枉,曹操竟将人马撤回。我观刘备仪表不凡,人材出众,又相关、张二将勇敌万人,日后定可称王霸业,昨日曾将徐州印牌让他执掌,怎奈他执意不愿。吾想老汉年迈,筋力就衰,此州乃是冲要之区,必需才德兼全之人方能胜任。

  (旗牌暗上。)

  陶谦(白)不免将先生请出,与他商议一番。

  旗牌(白)有。

  陶谦(白)请糜先生。

  旗牌(白)请糜先生。

  (糜竺上。)

  糜竺(念)刘备作书退曹兵,徐州能够保平和平静。

  (白)拜见主公。

  陶谦(白)先生少礼,请坐。

  糜竺(白)谢坐。传某进帐,有何国是谈论?

  陶谦(白)想这徐州一带,地广人稠。锻练全军,扶养苍生,必需有一才德兼全之人镇守,方保无虑。老汉年过花甲,精血衰败,难以支撑。那刘玄德气宇不凡,豪杰盖世,若守此郡,可称地利人和。前日也曾让他执掌此郡,怎奈他再三不允,老汉甚是焦炙,望先生想一良策。

  糜竺(白)那刘玄德也曾言道,此番前来本为助战,若要镇守徐州,岂不是成心篡夺,因而生怕旁人耻笑于他,故尔推让。

  陶谦(白)先生呀!

  (西皮原板)刘玄德他生来仪表俊秀,

  抱经纶仗仁义果有才能。

  倘若是他可以或许执掌此郡,

  满城中众百姓定受厚恩。

  我也曾让过了徐州牌印,

  怎奈他再三的不愿担承。

  为此事整天里我焦愁沉闷,

  这件事好叫我无计可行。

  糜竺(西皮原板)主公不必心沉闷,

  细听我糜竺说分明。

  你若要将徐州让他掌定,

  必必要想良谋叫他应承。

  (白)主公必然要让徐州,必需依计而行。

  陶谦(白)先生计将何在?

  糜竺(白)想那孔融、田楷等,皆因助战而来,明日主公大排筵宴,一来与诸人贺功,二来与他们饯行。等刘玄德到来,在酒菜筵前商议此事,我等在旁协助,倘若应允也未可知。

  陶谦(白)如斯就命先生具贴相请,预备筵席便了。

  糜竺(白)遵命,恰是:

  (念)预备酒筵请诸君,特为要让徐州城。

  (糜竺下。)

  陶谦(白)刘玄德呀,刘使君!你真乃当世豪杰也!

  (西皮摇板)好一仁德刘使君,

  可算当世第一人。

  但愿得他领受徐州郡,

  免得我日夜里吃力劳心。

  (陶谦下。)

  (刘备上。)刘备(念)借将统全军,来助陶府君。(白)某,刘备。只因曹操领兵攻取徐州,要报杀父之仇,我等前来助战。昨日曾修书致于曹操,与他两家讲和,幸喜曹操兵退。这徐州人民可保无虑也。(西皮摇板)曹、陶二家结仇冤,

  徐州人民不得安。

  我曾修书来解劝,

  幸喜他退军转回还。

  (关羽、张飞同上。)

  关羽(西皮摇板)桃园威名全国扬,

  张飞(西皮摇板)谁人不知刘关张。

  张飞(同白)拜见大哥。

  刘备(白)二位贤弟少礼,请坐。

  张飞(同白)有坐。

  关羽(白)想那曹、陶二家现已罢兵,你我弟兄也好转回平原。

  刘备(白)今有陶府君,邀请你我弟兄前往赴宴,宴罢之后即可启程。

  (四马童暗同上。)

  张飞(白)既然如斯,来,带马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(孔融、田楷、糜竺同上。)糜竺(白)有请主公。(四龙套、旗牌同上,陶谦上。吹打。)龙套(内同白)刘使君到。

  陶谦(白)有请。

  (四马童、刘备、关羽、张飞同上,同坐。)

  世人(同白)陶府君设筵相邀,我等何故克当。

  陶谦(白)老汉仰蒙诸位洪福,曹兵退回,保全徐州几多生灵,今日特备水酒,与诸位贺功。

  田楷(同白)此乃刘使君一人之力,我等只得奉陪。

  刘备(白)此乃仰仗诸位太守之福也。

  旗牌(白)宴齐。

  陶谦(白)看酒。

  (吹打。旗牌送酒,坐。)

  陶谦(白)请。

  世人(同白)请。

  陶谦(白)呀,刘使君,今日老汉奉约台驾到此,还有一事相求,不知使君肯容纳否?

  刘备(白)府君有何金言,当面就教。

  陶谦(白)老汉年迈,精神弱败,徐州地广人稠,又当冲要之区,诸事皆须整理。老汉虽有二子,学浅才庸,不克不及胜国度之重担。使君才高德重,又是帝王之胄,堪胜此任。老汉情愿将徐州奉敬,万万不成辞让。

  刘备(白)备蒙孔文举招我来救徐州,此乃义也。今无故据徐州为己物,全国之人必道刘备无义矣。此事断断不敢从命。

  陶谦(白)使君说哪里话来。今日全国大乱,汉室凌夷,海内倾覆,成功立业正在此时,况徐州殷富,户口百万,使君坐守此地,事事相宜,万勿辞谢。

  刘备(白)想那袁公路,四世三公,统领数万戎马,近在寿春,陶府君又何须以徐州让于吾刘备。

  孔融(白)那袁术好像坟中之枯骨,何必提起。今日陶府君以此郡让与贤弟,此乃是天意,若天与而不取,悔怨无及矣。

  刘备(白)此事断断不成。

  陶谦(白)使君今日若舍我陶谦而去,吾虽死在九泉,亦不克不及瞑目也。

  关羽(白)既是陶公再三相让,情意殷殷,兄长暂为应允亦无不成。

  张飞(白)此事乃是那陶老头儿两相情愿,又不是我弟兄抢夺来的,大哥你苦苦辞让是何事理?依我老张看来,你就承诺了就完了。

  刘备(白)这不义之事,我刘备断断不做。你等哪里晓得。

  陶谦(白)既是使君再三不愿应允,此地不远有一县邑,名曰小沛,尚可屯军养马,请使君暂驻此邑,以保徐州苍生,若何?

  糜竺(同白)此事甚好,刘使君不成再推让了。

  刘备(白)备谨遵命便了。

  世人(同白)酒已够了,我等告辞。

  孔融(西皮摇板)辞别府君出衙庭,

  刘备(西皮摇板)去到小沛看分明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陶谦(西皮摇板)刘备不受徐州郡,

  糜竺(西皮摇板)可算当今仁义人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(四龙套、二将、孔融、田楷同上。)田楷(西皮摇板)人马离了徐州郡,孔融(西皮摇板)卷旗携鼓转回程。(世人同下。)

  (四龙套、二马童、关羽、张飞、刘备同上。)刘备(念)舍去平原郡,屯兵小沛城。关羽(念)扶养众苍生,张飞(念)锻练我全军。

  (旗牌上。)

  旗牌(白)有人么?

  马童(白)什么人?

  旗牌(白)下书人求见。

  马童(白)候着。

  启大爷:下书人求见。

  刘备(白)传。

  马童(白)传你进去。

  旗牌(白)叩见刘使君。有手札呈上。

  刘备(白)呈上来。

  刘备(白)修书不及,照书行事。

  旗牌(白)是。

  (旗牌下。)

  刘备(白)今有陶恭祖手札前来,邀我到徐州有军情谈论,不知为了何事?

  张飞(同白)弟等要随大哥一同前去。

  刘备(白)好。

  (西皮摇板)陶谦下书来相请,

  不知哪路有军情。

  关羽(西皮摇板)弟兄一同往前进,

  张飞(西皮摇板)去到徐州看分明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陶谦(内白)搀定了。(陶商、陶应扶陶谦同上。)陶谦(二簧慢板)叹人生如花卉春夏富强,待等那秋风起日渐凋谢。

  为国度心焦愁身染沉痾,

  大限到阳寿终难保残生。

  (刘备、关羽、张飞同上。)

  刘备(二簧摇板)来至在帐外下能行,

  (糜竺上。)

  糜竺(二簧摇板)仓猝上前礼相迎。

  刘备(白)先生请了。

  糜竺(白)请了。

  刘备(白)陶府君见招,不知为了何事?

  糜竺(白)使君有所不知,我家主公身染沉痾,危在朝夕,特请使君前来,有大事相托。

  刘备(白)如斯,就请先生带路病房。

  (二簧摇板)先生与我把路引,

  去到病房看分明。

  (世人同走圆场。)

  糜竺(白)主公醒来。

  陶谦(二簧导板)刚才间沉沉将睡稳,

  (二簧摇板)又只见刘使君在面前存。

  刘备(白)府君病势若何?

  陶谦(白)十分繁重。

  刘备(白)仍是保主要紧。

  陶谦(白)嗳呀,使君呀!此番请你到来非为别事,只因老汉身得沉痾,已入膏肓,万无心理。徐州乃是国度冲要之地,我今一死,二子才薄,不克不及担此重担,现有徐州印牌在此,请使君接领此郡,不成再辞谢也。

  刘备(白)自旧道父职子袭,况徐州太守乃是朝庭特简之人,备焉能领受。

  陶谦(白)只需使君应许,我陶谦自当表奏朝庭。

  刘备(白)此事碍难遵命。

  陶谦(白)使君呐!

  (二簧慢板)汉高皇建国基山河草创,

  传流了四百载锦绣家邦。

  到现在气运衰四方扰攘,

  众奸谗乱国政君弱臣强。

  外有那黄巾贼遍地掠抢,

  众诸侯分疆土他们各霸一方。

  怎奈我徐州城民多地广,

  倘若是刀兵起民受灾殃。

  望使君领此郡切莫谦让,

  我纵死九泉也受恩光。

  糜竺(唱)劝使君且莫要再谦虚,

  为国报效理所应。

  陶谦(唱)我的儿将印牌速速献上,

  望使君莫辞让一体承当。

  刘备(唱)陶恭祖只哭得两泪淋淋,

  他二心让徐州为国为民。

  无法何接过了徐州牌印,

  我刘备倒做了无义之人。

  陶谦(唱)一顷刻只感觉心血上涌,

  三魂散七魄飘一命归阴。

  (陶谦死。世人同哭。排子。)

  刘备(白)陶府君弃世,速速表奏朝庭。

  糜先生,你要办起凶事来。满营大小将官,必要挂孝成服,将灵柩停在前堂,大师一同祭祀者。

  糜竺(白)遵命。

  (排子。世人同下。)

  京剧《让徐州》张少楼等 实况全剧录音京剧《让徐州》(言菊朋派)常东 选段京剧《让徐州》陈圣杰京剧《让徐州》刘勉宗 选段點擊欣賞京剧:398《梅龙镇》2011年12月26日

  《京剧》举报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打算”来了!人生百味,有奖征文邀你共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