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香港免费资料 > 京剧传统剧目)

http://rmd-media.com/rxz/18.html

京剧传统剧目)

时间:2019-08-02 08:15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是一个多义词,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(共2个义项)

  京剧保守剧目

  ▪豫剧保守剧目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(京剧保守剧目)

  《让徐州》按照《三国演义》第12回改编的汗青故事。论述三国期间,曹操围攻徐州徐州府陶谦将刘、关、张三兄弟请来得救,痛陈曹操挟皇帝以令诸侯的恶行,并待为上宾,诚恳邀请刘备掌管徐州政务,以暗示本人对汉王朝的衷心。刘备暗示心领,但他决不克不及接管这个请求,暂留小沛。无法,陶谦苦苦哀求,关羽张飞也协助挽劝,刘备这才勉强应允。随后,陶谦病死,其子年幼,刘备掌管徐州。

  《让徐州》故事广为传播,改编有京剧、片子故事片、通俗画册等。

  《三国演义》第12回

  京剧、片子故事片、通俗画册

  京剧让徐州

  片子让徐州

  《让徐州》是我国古典文学《三国演义》第12回“陶恭祖三让徐州……”

  陶谦,字恭祖,徐州太守,为人温厚纯笃,二心想交结曹操,只是没有出处。曹操在,实力日渐强盛,威镇山东。他派人去接隐居的父亲来兖州相聚,曹家长幼四十余人,一路侍从而来。路经徐州,陶谦出境相迎,并大设筵宴,款待两日。临行还派部将张闿带兵护送。哪知张闿等报酬谋财帛,把曹家几十人尽皆杀戮,取了财物,往山中落草去了。曹操闻讯,哭倒在地,切齿立誓:“陶谦纵兵杀我父,此仇令人切齿!我要亲率大军,洗荡徐州,报仇血恨!”随起大兵杀奔徐州而来。

  让徐州图片

  陶谦势单力薄,哪里是曹操敌手?他见曹操大军所到之处,杀戮苍生,挖掘坟墓,乃仰天恸哭,定要自缚往曹营,任其剖割,以救徐州苍生之命。谋士糜竺死力劝阻,并献计往北海太守孔融处求援。孔融见到糜竺,晓知来意,便约刘备三兄弟同往徐州救援。刘备和张飞先领兵来到徐州城下,杀散曹兵,冲入城内,与陶谦相见。陶谦见刘备仪表轩昂,言语宽大旷达,心中大喜,命糜竺取徐州大印,让与刘备。刘备见状惊诧,陶谦道:“此刻全国大乱,王纲不振。公乃汉室宗亲,正宜力扶社稷。老汉年迈无能,情愿将徐州相让。公勿辞让。”刘备起身说:“我来徐州互助是出于大义,您莫非思疑我有兼并之心?”陶谦道:“此是老汉实情。”再三相让,刘备哪里肯受。糜竺上前说:“现兵临城下,且商议退敌之策,徐州之事当前再说吧。”刘备当下写信,劝曹操退军。

  正在这时,吕布在北方攻下曹操老巢兖州,曹操正要去救,就卖了个情面给刘备,本日拔寨退军。曹兵退去。陶谦在城中设席大会前来救援的将领。他请刘备坐在上席,然后拱手对世人说道:“老汉年迈,二子不才,不胜重担。刘备是皇室儿女,德广才高,可坐领徐州。老汉情愿乞闲养病。”刘备赶紧起身道:“其实不敢担任!如许做,全国将以刘备为不义之人。”世人都劝刘备接管下来,刘备只是不从。陶谦泣道:“君若舍我而去,我死不瞑目!”陶谦推让再三,刘备坚执不受。陶谦只好说道:“此间近邑小沛,足可屯军,请您临时驻军于此,以保徐州。”世人皆劝。刘备其时也没有固定地皮,就承诺下来。

  不久,陶谦染病繁重(时年63岁),请糜竺。陈登议事。竺曰:“曹兵之去,止为吕布袭兖州故也。今因岁荒罢兵,来春又必至矣。府君两番欲让位于刘玄德,时府君尚健旺,故玄德不愿受;今病已繁重,正可就此而与之,玄德不愿辞矣。”谦大喜,使人来小沛:请刘玄德商议军务。玄德引关、张带数十骑到徐州,陶谦教请入卧内。玄德问安毕,谦曰:“请玄德公来,不为别事:止因老汉病已危笃,旦夕难保;万望明公可怜汉家城池为重,受取徐州牌印,老汉死亦瞑目矣!”玄德曰:“君有二子,何不传之?”谦曰:“长子商,次子应,其才皆不胜任。老汉身后,犹望明公教育,切勿令掌州事。”玄德曰:“备一身安能当此大任?”谦曰:“某举一人,可为公辅:系北海人,姓孙,名乾,字公祐。此人可使为处置。”又谓糜竺曰:“刘公当世人杰,汝当善事之。”玄德终是推托,陶谦以手指心而死。众军举哀毕,即捧牌印交送玄德。玄德固辞。次日,徐州苍生,拥堵府前哭拜曰:“刘使君若不领此郡,我等皆不克不及安生矣!”关、张二公亦再三相劝。玄德乃许权领徐州事;使孙乾。糜竺为辅,陈登为幕官;尽取小沛军马入城,出榜安民;一面放置凶事。玄德与大小军士,尽皆挂孝,大设祭祀祭毕,葬于黄河之原。(见《三国演义》全集第12回)

  京剧让徐州

  京剧剧目《让徐州》,又称《三让徐州》、《陶恭祖》,是京剧门户言派言菊朋)的代表作,唱腔婉委流利,细腻逼真。

  汉末建安(献帝年号)之世,群雄比赛。凡太守刺史,各据州郡,强存弱肉,互相并吞,朝廷之政教呼吁,弃等弁髦。曹操强迁献帝于许都,挟皇帝以令诸侯,势力最大。稍不如意,动辄临之以兵,无敢与抗衡者也。徐州太守陶谦,实乱世之良臣,非乱世之能臣,自知处于和平旋涡之中,恐孤立者之不足以保留,意欲高攀曹操,引为奥援。曹操父曹嵩,闲住在琅琊郡,曹操遣人迎养,曹嵩挈带家属就道。颠末徐州。陶谦致敬尽礼,特差都尉张闿护送。张闿本黄巾余党,盗心未改,更半路,尽杀曹嵩全家,取其财物而逸。曹操闻信怒甚,认为陶谦指使。悉起大军攻夺徐州,声言得城后,尽行屠戮苍生,以雪父仇。陶谦命人请北海太守孔融、青州刺史田楷两处戎马赴援。孔融代为招致平原令刘备同来。陶谦见刘备器宇轩昂,局度宽厚,即取徐州牌印授刘备。刘备不受,致书于曹操以乞降。曹操因吕布之袭兖州,急欲回兵,允刘备所请。陶谦设酒筵庆功,复以牌印相让,刘备仍却之。陶谦留刘备在小沛屯军,以成犄角为徐州保障。后陶谦病危,邀刘备至署,将牌印亲手交付,刘备再欲辞让,而陶谦已断气矣。刘备遂摄行州事,抚辑军民。

  《让徐州》中的陶谦

  陶谦:外刘备:老生

  陶商:小生

  陶应:小生

  (陶谦上。)

  陶谦(引子)坐镇徐州,为国度,日夜忧虑。

  (念)愤恨张闿杀曹嵩,曹操悲怨起雄兵。二心要把徐州灭,多亏刘备暗补救。

  (白)老汉姓陶名谦,字恭祖,镇守徐州。只因曹操之父曹嵩从此颠末,是老汉派定张闿,率领五百军士,护送他的家眷。那张闿,他本是黄巾之党,归降我的帐下,谁想他行至半途,陡起不良之意,将曹嵩家眷四十余口尽行杀却,劫脱行李而逃。曹操闻听大怒,他就赖在老汉的身上,道我成心害他的满门,点动听马,要将徐州苍生尽行诛戳。是老汉邀请北海太守孔融、青州太守田楷、平原令刘备等前来助战。且喜刘备致书于曹操,洗白老汉的冤枉,曹操竟将人马撤回。我观刘备仪表不凡,人材出众,又相关、张二将勇敌万人,日后定可称王霸业,昨日曾将徐州印牌让他执掌,怎奈他执意不愿。吾想老汉年迈,筋力就衰,此州乃是冲要之区,必需才德兼全之人方能胜任。

  (旗牌暗上。)

  陶谦(白)不免将先生请出,与他商议一番。

  旗牌(白)有。

  陶谦(白)请糜先生。

  旗牌(白)请糜先生。

  (糜竺上。)

  糜竺(念)刘备作书退曹兵,徐州能够保平和平静。

  (白)拜见主公。

  陶谦(白)先生少礼,请坐。

  糜竺(白)谢坐。传某进帐,有何国是谈论?

  陶谦(白)想这徐州一带,地广人稠。锻练全军,扶养苍生,必需有一才德兼全之人镇守,方保无虑。老汉年过花甲,精血衰败,难以支撑。那刘玄德气宇不凡,豪杰盖世,若守此郡,可称地利人和。前日也曾让他执掌此郡,怎奈他再三不允,老汉甚是焦炙,望先生想一良策。

  糜竺(白)那刘玄德也曾言道,此番前来本为助战,若要镇守徐州,岂不是成心篡夺,因而生怕旁人耻笑于他,故尔推让。

  《让徐州》剧照

  陶谦(白)先生呀!

  (西皮原板)刘玄德他生来仪表俊秀,

  抱经纶仗仁义果有才能。

  倘若是他可以或许执掌此郡,

  满城中众百姓定受厚恩。

  我也曾让过了徐州牌印,

  怎奈他再三的不愿担承。

  为此事整天里我焦愁沉闷,

  这件事好叫我无计可行。

  糜竺(西皮原板)主公不必心沉闷,

  细听我糜竺说分明。

  你若要将徐州让他掌定,

  必必要想良谋叫他应承。

  (白)主公必然要让徐州,必需依计而行。

  陶谦(白)先生计将何在?

  糜竺(白)想那孔融、田楷等,皆因助战而来,明日主公大排筵宴,一来与诸人贺功,二来与他们饯行。等刘玄德到来,在酒菜筵前商议此事,我等在旁协助,倘若应允也未可知。

  陶谦(白)如斯就命先生具贴相请,预备筵席便了。

  糜竺(白)遵命,恰是:

  (念)预备酒筵请诸君,特为要让徐州城。

  (糜竺下。)

  陶谦(白)刘玄德呀,刘使君!你真乃当世豪杰也!

  (西皮摇板)好一仁德刘使君,

  可算当世第一人。

  但愿得他领受徐州郡,

  免得我日夜里吃力劳心。

  (陶谦下。)

  陶谦让徐州

  (刘备上。)

  刘备(念)借将统全军,来助陶府君。

  (白)某,刘备。只因曹操领兵攻取徐州,要报杀父之仇,我等前来助战。昨日曾修书致于曹操,与他两家讲和,幸喜曹操兵退。这徐州人民可保无虑也。

  (西皮摇板)曹、陶二家结仇冤,

  徐州人民不得安。

  我曾修书来解劝,

  幸喜他退军转回还。

  (关羽、张飞同上。)

  关羽(西皮摇板)桃园威名全国扬,

  张飞(西皮摇板)谁人不知刘关张。

  张飞(同白)拜见大哥。

  刘备(白)二位贤弟少礼,请坐。

  张飞(同白)有坐。

  关羽(白)想那曹、陶二家现已罢兵,你我弟兄也好转回平原。

  刘备(白)今有陶府君,邀请你我弟兄前往赴宴,宴罢之后即可启程。

  (四马童暗同上。)

  张飞(白)既然如斯,来,带马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《让徐州》剧照

  (孔融、田楷、糜竺同上。)

  糜竺(白)有请主公。

  (四龙套、旗牌同上,陶谦上。吹打。)

  龙套(内同白)刘使君到。

  陶谦(白)有请。

  (四马童、刘备、关羽、张飞同上,同坐。)

  世人(同白)陶府君设筵相邀,我等何故克当。

  陶谦(白)老汉仰蒙诸位洪福,曹兵退回,保全徐州几多生灵,今日特备水酒,与诸位贺功。

  田楷(同白)此乃刘使君一人之力,我等只得奉陪。

  刘备(白)此乃仰仗诸位太守之福也。

  旗牌(白)宴齐。

  陶谦(白)看酒。

  (吹打。旗牌送酒,坐。)

  陶谦(白)请。

  世人(同白)请。

  (排子。)

  陶谦(白)呀,刘使君,今日老汉奉约台驾到此,还有一事相求,不知使君肯容纳否?

  刘备(白)府君有何金言,当面就教。

  陶谦(白)老汉年迈,精神弱败,徐州地广人稠,又当冲要之区,诸事皆须整理。老汉虽有二子,学浅才庸,不克不及胜国度之重担。使君才高德重,又是帝王之胄,堪胜此任。老汉情愿将徐州奉敬,万万不成辞让。

  刘备(白)备蒙孔文举招我来救徐州,此乃义也。今无故据徐州为己物,全国之人必道刘备无义矣。此事断断不敢从命。

  陶谦(白)使君说哪里话来。今日全国大乱,汉室凌夷,海内倾覆,成功立业正在此时,况徐州殷富,户口百万,使君坐守此地,事事相宜,万勿辞谢。

  刘备(白)想那袁公路,四世三公,统领数万戎马,近在寿春,陶府君又何须以徐州让于吾刘备。

  孔融(白)那袁术好像坟中之枯骨,何必提起。今日陶府君以此郡让与贤弟,此乃是天意,若天与而不取,悔怨无及矣。

  刘备(白)此事断断不成。

  陶谦(白)使君今日若舍我陶谦而去,吾虽死在九泉,亦不克不及瞑目也。

  关羽(白)既是陶公再三相让,情意殷殷,兄长暂为应允亦无不成。

  张飞(白)此事乃是那陶老头儿两相情愿,又不是我弟兄抢夺来的,大哥你苦苦辞让是何事理?依我老张看来,你就承诺了就完了。

  刘备(白)这不义之事,我刘备断断不做。你等哪里晓得。

  陶谦(白)既是使君再三不愿应允,此地不远有一县邑,名曰小沛,尚可屯军养马,请使君暂驻此邑,以保徐州苍生,若何?

  糜竺(同白)此事甚好,刘使君不成再推让了。

  刘备(白)备谨遵命便了。

  世人(同白)酒已够了,我等告辞。

  孔融(西皮摇板)辞别府君出衙庭,

  刘备(西皮摇板)去到小沛看分明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陶谦(西皮摇板)刘备不受徐州郡,

  糜竺(西皮摇板)可算当今仁义人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(四龙套、二将、孔融、田楷同上。)

  田楷(西皮摇板)人马离了徐州郡,

  孔融(西皮摇板)卷旗携鼓转回程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(四龙套、二马童、关羽、张飞、刘备同上。)

  刘备(念)舍去平原郡,屯兵小沛城。

  关羽(念)扶养众苍生,

  张飞(念)锻练我全军。

  (旗牌上。)

  旗牌(白)有人么?

  马童(白)什么人?

  旗牌(白)下书人求见。

  马童(白)候着。

  启大爷:下书人求见。

  刘备(白)传。

  马童(白)传你进去。

  旗牌(白)叩见刘使君。有手札呈上。

  刘备(白)呈上来。

  (排子。)

  刘备(白)修书不及,照书行事。

  旗牌(白)是。

  (旗牌下。)

  刘备(白)今有陶恭祖手札前来,邀我到徐州有军情谈论,不知为了何事?

  张飞(同白)弟等要随大哥一同前去。

  刘备(白)好。

  来,带马。

  (西皮摇板)陶谦下书来相请,

  不知哪路有军情。

  关羽(西皮摇板)弟兄一同往前进,

  张飞(西皮摇板)去到徐州看分明。

  (世人同下。)

  陶谦(内白)搀定了。

  (陶商、陶应扶陶谦同上。)

  陶谦(二簧慢板)叹人生如花卉春夏富强,

  待等那秋风起日渐凋谢。

  为国度心焦愁身染沉痾,

  大限到阳寿终难保残生。

  (刘备、关羽、张飞同上。)

  刘备(二簧摇板)来至在帐外下能行,

  (糜竺上。)

  糜竺(二簧摇板)仓猝上前礼相迎。

  刘备(白)先生请了。

  糜竺(白)请了。

  刘备(白)陶府君见招,不知为了何事?

  糜竺(白)使君有所不知,我家主公身染沉痾,危在朝夕,特请使君前来,有大事相托。

  刘备(白)如斯,就请先生带路病房。

  (二簧摇板)先生与我把路引,

  去到病房看分明。

  (世人同走圆场。)

  《让徐州》中的刘备

  糜竺(白)主公醒来。

  陶谦(二簧导板)刚才间沉沉将睡稳,

  (二簧摇板)又只见刘使君在面前存。

  刘备(白)府君病势若何?

  陶谦(白)十分繁重。

  刘备(白)仍是保主要紧。

  陶谦(白)嗳呀,使君呀!此番请你到来非为别事,只因老汉身得沉痾,已入膏肓,万无心理。徐州乃是国度冲要之地,我今一死,二子才薄,不克不及担此重担,现有徐州印牌在此,请使君接领此郡,不成再辞谢也。

  刘备(白)自旧道父职子袭,况徐州太守乃是朝庭特简之人,备焉能领受。

  陶谦(白)只需使君应许,我陶谦自当表奏朝庭。

  刘备(白)此事碍难遵命。

  陶谦(白)使君呐!

  (二簧慢板)汉高皇建国基山河草创,

  传流了四百载锦绣家邦。

  到现在气运衰四方扰攘,

  众奸谗乱国政君弱臣强。

  外有那黄巾贼遍地掠抢,

  众诸侯分疆土他们各霸一方。

  怎奈我徐州城民多地广,

  倘若是刀兵起民受灾殃。

  望使君领此郡切莫谦让,

  我纵死九泉也受恩光。

  糜竺(唱)劝使君且莫要再谦虚,

  为国报效理所应。

  陶谦(唱)我的儿将印牌速速献上,

  望使君莫辞让一体承当。

  刘备(唱)陶恭祖只哭得两泪淋淋,

  他二心让徐州为国为民。

  无法何接过了徐州牌印,

  我刘备倒做了无义之人。

  陶谦(唱)一顷刻只感觉心血上涌,

  三魂散七魄飘一命归阴。

  (陶谦死。世人同哭。排子。)

  刘备(白)陶府君弃世,速速表奏朝庭。

  糜先生,你要办起凶事来。满营大小将官,必要挂孝成服,将灵柩停在前堂,大师一同祭祀者。

  糜竺(白)遵命。

  (排子。世人同下。)

  片子让徐州

  片子名:让徐州

  导 演:吴永刚

  上 映:1976年

  地 区:中国大陆

  颜 色:彩色

  类 型:戏曲片

  援用日期2013-05-29

  援用日期2013-05-29

  援用日期2013-05-29

  词条标签:

  让徐州图册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15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(2018-07-05)

  凸起贡献榜

  京剧让徐州

  片子让徐州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