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二六 > 二二六兵变:日本底层军事精英的暴走

http://rmd-media.com/el/271.html

二二六兵变:日本底层军事精英的暴走

时间:2019-08-23 23:51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二二六叛乱:日本底层军事精英的暴走

  文/鬼子六(汗青研习社作者,文末送片子)

  今天是2月26日,81年前的今天日本发生了一场被视为“不祥之兆”的叛乱。一批愤慨的青年军官大暴走,率领1400多人的第一师团精锐戎行,打死打伤了数名当局政要(都是上将军衔),并打出“尊皇讨逆”的灯号,敏捷占领了东京的差人、报社机构。

  这是一场毫无胜算的赌钱,把所有的赌注压在天皇的一念之间。日本军方很快了这一小撮人的兵变,杀死了17名带头军官。一场看似打脸的军事政变丑闻,却给日本帝国的军方奉上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,也促成了中国人的血泪与磨难。

  二二六叛乱:自我胁制的政治刺杀

  “二·二六叛乱”在史实层面很清晰。1936年2月26日,皇道派的军官以第1师团的第1联队和第3联队为主干(均驻扎在东京),调集了军官21人,军士94人,士兵1358人,分成若干队,按照预订打算,分头杀戮了内大臣斋藤实、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和大藏大臣高桥是清,轻伤天皇随从长铃木贯太郎,之后占领永田町一带达四天之久。这就是环球惊讶的“二·二六叛乱”迸发。

  叛乱的戎行有很明白的政治诉求,并不是一场血腥搏斗。他们只定点断根方针人物,对于他们的家人并无意连累。他们的叛乱行为连结了相当的胁制,但愿通过刺杀的行为来表达政治企图,而不是为了杀戮而杀戮。在片子《二二六》中,施行完刺杀使命的的士兵,以至还对刺杀对象及亲属行军礼。

  那么,“二·二六叛乱”到底有什么政治诉求呢?他们为什么要采纳如斯极端的行为?

  派系之争:“皇道派”与“统制派”

  讲“二·二六叛乱”绕不开的问题是“皇道派”与“统制派”之争,他们是日本陆军内部割裂而成两大派系。

  皇道派以荒木贞夫、真崎甚三郎将军为首,他们的构成人员次要是青年军官、中下级陆军军官,对内鼎力宣扬军人道精力,效忠天皇,但愿拔除明治维新后成立的政体,实现间接由天皇主政、以皇道派军官为焦点的军国主义国度政体。对外主意日本要与苏联决战。

  统制派以南次郎、宇垣一成和永田铁山等将领为首领,他们对于“皇道派”倡导的军人道精力并不伤风,主意要强化日本军部的力量,由军部来主导军事现代化以及国度的内政交际。他们否决皇道派倡导的暗算行为,主意通过当局力量,稳步推进国度成长。对外主意避开苏联,先降服中国。

  从素质上来说,两派都主意成立以军事为主导的当局,奉行积极的对外扩张计谋。统制派次要是军方的上层人士,是现有次序的既得好处者,但愿在他们手中慢慢实现甲士当局。不消说,大大都身居高位的高级军方将领都属于统制派。而皇道派次要是一些下级军官,身世较为麻烦,属于社会底层流入戎行的精英,他们想用更为激烈的体例,协助本人出人头地,实现理想。这派势力也获得了部门军方高层的支撑。

  第一师团:换防危机

  “二·二六叛乱”的主力是日本陆军第一师团,日本陆军第一师团,是日本帝国陆军史上最长久的师团,1888年编成,编成地东京。从日本明治维新末期到大正期间为止(1890前后-1920前后),不断担任首都东京的保镳工作。能持久被派驻首都,可想而知第一师团的主要性。被选拔录用为这个师团的下级军官,也都是底层社会向上流动的精英。由于驻扎在京城太久了,这支戎行的政治倾向对于东京政要们来说意义不凡,成为各方政治势力争取的对象。在统制派与皇道派之争中,第一师团被视为皇道派大本营

  1934年,统制派的领袖人物永田铁山少将被刺身亡。第一师团作为皇道派的大本营遭到连累,统制派借着永田事务这个契机,想要把第一师团“皇道派”的势力赶出东京。1935年12月趁陆甲士事按期调整之际,把第1师团师团长、铁杆皇道派成员柳川平助调任台湾驻屯军司令官,接着又号令驻守东京长达30年之久的第1师团调往满洲。

  带领二二六叛乱的第1师团青年军官画像

  驻守东京对于日本帝国的戎行无疑是一种信赖与荣誉。此刻,统制派要把第一师团赶出东京,派往满洲火线,这对于第一师团来说是一种侮辱,第一师团上上下下的军官对此很是不满。1936年2月22日,第一师团被调往满洲驻屯的号令发出。第一师团部门军官认为这是统制派使出的手法,蒙蔽了天皇,他们必必要赶在第一师团开赴调往满洲之前实施政变,以清君侧。

  尊皇讨奸:谁是奸?

  大白了这层布景,我们再来具体看看其时策动叛乱的青年军官们的政治诉求,他们通过报社发布了“宣言”:

  “神国日本之国体,表现于天皇陛下万世一系之统率……元老、重臣、军阀、财阀、权要、政党均为粉碎国体之首恶。我等之义务乃断根君侧之奸臣,破坏重臣集团。此系天皇陛下臣民之权利。祈皇祖皇神保佑我辈成功,解救先人河山。”

  他们很明白地把叛乱的矛头指向了元老、重臣、军阀、财阀、权要、政党这些既得好处者,试图破坏这些环绕在天皇周边的好处集团,间接成立天皇间接带领的集权体系体例。

  士兵打出“尊皇讨奸”的灯号

  我们再来看看此次刺杀步履的对象,冈田启介是内阁辅弼、斋藤实是内大臣、高桥是清是大藏大臣(主管财务经济)、渡边锭太郎是陆军教育总监。按照这些兵变士兵的声明,他们“讨奸”的对象该当是所有元老、重臣、军阀、财阀、权要、政党,至多在东京的官宦权贵该当一锅端才是,为什么恰恰只对那几小我下手?

  冈田启介、斋藤实、铃木贯太郎三人都是海军上将。这三人被刺,不只涉及到“皇道派”与“统制派”之争,还涉及到日本军方陆军与海军常年堆集的矛盾。从人数上来说,陆军天然是戎行的主体。但从军费开支来看,海军要制造并维护大量的军舰,以日本较为亏弱的国力来与美国、英国等海军强国抗衡,必必要在军费开支上赐与海军优先保障。倾斜于海军军备就等于压缩陆军的军费,陆海军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。

 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十年中日本国度总预算和海军预算所占比例(单元:百万日元)

  来历:知乎@目灼灼似贼

  大藏大臣高桥是清,也进一步催化了陆海军的矛盾。高桥曾持续担任五届内阁的大藏大臣,执掌日本财经中枢12年之久。他其时力主扶植现代化国度、成长国民经济,这与军方一味扩放逐备的思惟起了冲突。高桥是清还要缩减军费开支,海军要养着一堆烧钱的机械,这块的军费要包管,陆军天然成了缩减军费的间接对象,如斯厚此薄彼,惹起了陆军的强烈不满。

  事情当日的旧事报道

  “二·二六叛乱”虽然打着“尊皇讨奸”的灯号,现实上他们对于要伐罪的对象也心里没底。要公开与所有的当朝显贵匹敌显示毫无胜算,他们只能把国对头恨混在一路,先清理一些他们认为与陆军中下级军官过不去的大人们。

  陆军杀了三位海军上将,海军方面的人能承诺吗?“二·二六叛乱”背后,还躲藏着陆海军之间的较劲。

  陆军与海军的立场

  事情发生后,日本陆军省的立场很是值得玩味。在26日晚陆军发布的声明中称:

  本日清晨5时许,部门青年军官袭击了以下遍地:辅弼官邸,辅弼就地灭亡。齐藤内大臣私邸,内大臣就地灭亡。渡边教育总监私邸,教育总监就地灭亡。牧野前内大臣宿舍、汤河原伊藤屋旅店,牧野伯爵下落不明。铃木侍卫长官邸,侍卫长轻伤。高桥大藏大臣私邸,大藏大臣受伤。东京朝日旧事社。

  在他们的檄文中,这些军官传播鼓吹他们发难的目标是:值此国表里危机四伏之际,要剿灭元老、重臣、财阀、军阀、权要、政党等粉碎国体的首恶,以伸大义而反对国体。

  鉴于以上形势,特命驻京部队进入很是警备形态。

  陆军省的声明只是陈述了该日发生的事务,援用了军官发布的檄文内容,而底子没有涉及到这些军官行为的评述。支撑?否决?一概语焉不详,让人捉摸不透。

  海军方面可没那么暧昧,对于三位前海军上将遇刺,海军暗示出强烈的愤慨。2月26日和27日,第一舰队的40艘军舰遏制调动,全数驶入东京湾,将炮口瞄准了第一师团叛军的营地。

  无论是陆军还海军,要剿除这1400多人的叛军都不费吹灰之力,环节是天皇裕仁的立场。终究,“二·二六叛乱”的士兵打着“尊皇讨逆”的灯号,他们自动抛给天皇的“媚眼”,天皇到底接不接对于他们来说至关主要。天皇认可他们,他们这场叛乱就获得了合法性的根据;若是天皇不认可他们“尊皇讨逆”的灯号,那他们活脱脱就是叛军,必定要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环节人物:天皇的立场

  这些青年军官们在政治上仍是过于稚嫩了。明治维新后,这些所谓的元老、重臣、军阀、财阀、权要、政党都是依靠于天皇构成的好处集团,他们与天皇有着很深的联系关系,以至能够说是天皇权力的延长。叛乱的对象都是天皇选择的股肱之臣,他们如许“先斩后奏”,其实是在鄙视天皇的权势巨子,要挟天皇,这都是在打天皇裕仁的脸,天皇岂能容忍?有人要向天皇摆脱政变军官,裕仁天皇龙颜大怒:“杀戮朕之股肱,如斯泼辣之将校,有什么可宽恕的!”

  一身戎装的裕仁天皇

  更有甚者,天皇还要考虑面前海军与陆军之间潜存的较劲。表面上海军调回东京湾的军舰大炮只是想覆灭叛军,但枪炮无眼,谁晓得炮口抬高一公分会不会误入日本政要以至天皇裕仁的宫殿。再者,若是真让海军方面来处置第一师团的叛军,则极易惹起日本戎行内部陆军与海军的冲突,对于不变军心十分晦气。裕仁天皇对于陆军的暧昧立场十分光火,间接向陆军施压,无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,陆军都要此次兵变。

  陆军参谋部扛不住了。2月28日晚上以天皇表面颁发敕令,定性“二·二六叛乱”的加入者为叛军,要他们敏捷撤离所占地域。哗变官兵晓得天皇曾经明白暗示不支撑他们后,这场叛乱曾经输了。29号半夜就缴械降服佩服。对于加入此次事情的大部门士兵与士官,天皇都采纳了宽大的立场,而独独对带领兵变的少壮派17名军官及2名看法魁首也被判处死刑。

  出人预料的成果:一场失败的胜利

  “二·二六叛乱”最成心见的处所在于,从外人看来“皇道派”与“统制派”之间只是具体政策施行上的差别,扩充戎行势力、成立军国体系体例的方针两边都是分歧的。皇道派挑起的这场争端,虽然被下去,却委实送了日本军国体系体例一程。

  皇道派一系的势力从此一蹶不振,荒木真崎、川岛林、关东军司令官南次郎、待从武官长本庄繁等高级将领编入准备役。后来的“马来之虎”山下奉文上将此时也从陆军省军事课课长的要职被拿掉,改派朝鲜。至8月1日,陆军发布号令,对近3000名军官作出了空前的大调动。统制派的势力填补了皇道派留下的空白,从此牢牢占领了军方的大权,成立起以军部为焦点的军政体系体例。对于文官系统来说,军方在“二·二六叛乱”中大获全胜,戎行动辄以策动哗变的体例来暗算政要、否决当局,当局中的文官不得不掂量本人的实力,特别是从头思虑与军方的关系,进一步加深了日本政局被军方节制的趋向。

  由于“二·二六叛乱”,皇道派倡导的苏联决战论被搁浅,军方内部由统制派主导,将下一步侵略扩张的矛头指向了中国。

  1937年7月7日,卢沟桥事情迸发,中国进入全面抗战……

  1、汪公纪:《日本史线、(美)詹姆斯·L.麦克莱恩(JAMES L.MCCLAIN)著、王翔等译,《日本史 1600-2000》,海南出书社,2014.07,第418页

  3、(日)松本重治著:《上海时代》,上海书店出书社,2010.01,第322页

  页末阅读原文处,送给大师《二二六》题材的片子

  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义务编纂: